字号:

 谁在替我们说出这场风暴的真相:诗人香香2018自选诗

1 《顿悟》

/香香

地平线开始松动
我试着换一个角度来体悟
西风古道瘦马老树昏鸦的厮守 更丰饶的白
开始从双重发旋里流亡 无法擦拭
眼泪是没入岩石的箭簇
细嗅蔷薇 我无意说出舌尖上的卦象
星空是一只千疮百孔的骰子
被誓言和乳峰的钟摆掷来掷去
无意去叫醒一株桃花 删繁就简
让那些试图关闭的词语受孕吧
以便我在你雨夜临摹的经卷里
能轻易听到你耳环上响动的黄昏
打躬作揖 彼此妩媚

2018.1.3

 

 

2 《父亲》

/香香

讷于言 一半是天性 一半
是后天负重 和金银这些贵金属无关
沉默 是一粒无力受精的时光卵 来世
能否换一种活法?

你生前的那些农具是如此健谈
比如扁担 锄头 镰刀和犁铧
躬耕陇亩 是你另一副肉身风骨

如果作画,属于农耕田园
如果写诗成文,该是现实谱系
如果入律谱曲,则是高山流水

知音少 无法治愈的暗伤
反向生长 包括启蒙 最好的父子
彼此必定是最好的心灵探险者 可惜
依然是一个还没准备好出门的迟到者

我懂你 愿意化身为你有意省略或者
无力说出的那部分 指向来世
告诉那些到访者抑或盗墓贼 所有该被铭记的
注定会以口口相传的方式
完成不朽 而你耕耘过的那片土地
也会为你签字画押出具证明

2018.1.7

 

3 《废墟》

/香香

白日梦太难
冬天习惯从低处而来 大多数物种已经销声匿迹
拒绝认领 枝头上红透的柿子
诘问 泄露了你太多的秘密

我必须说出这个事实
松竹梅 更像一摞赝品
额度归零 那些余温并不是合格的摆渡人
闪电和记忆荒废太久

红灯笼像是从不误点的食客
鱼肠火锅的味道充满季节的弹性
恍若偈语 背对屏风饮酒的那个人
刚刚和岁月完成一次完美致敬

归去来兮 空屋不见人
梦里 我多次秘密拜谒你
醒来只记得 我拿着鞭子
狠抽了故乡这个废墟

2018.1.8

 

4  《东京站》
/香香

说什么虚构或者虚伪
你以简单的对白和字牌
去接引世界的通俗易懂
急剧移动的候车人流
怎么看都像欧体里的横撇竖捺
秩序井然有森严法度
大地偶有惊颤便由浓转淡
出锋就是远方
有素不相识的温暖抵达
人形烧 秋刀鱼 关东煮
中日韩料理各自欢愉
地面刚刚降下一场大雪
地下早已完成分层折叠
衔接的方式不是弧是折锋
声音被摁在车厢之外
静默已经炉火纯青
安静与安静之间 隔着心思的暗流
有人破门而出有人继续安于现状
铁轨上的锈迹是岁月遗落的一摞药方
没有尾声 每一步都是序曲

2018.1.24日于东京

 

 

5 《汉奸》

/香香

奈良火车站遇见
一对青岛老年夫妇
不约而同说起
刚去的奈良公园
那么大一个公园
居然没有一个垃圾桶
也没有一片垃圾
然后一起说起在日本
看到的各种好
挥手说再见时
这对已经走远的的老年夫妇
又跑回来叮嘱
回国了别说日本的好
小心它们骂你
汉奸

2018.1.17

 

 

6 《东京大雪》

/香香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劝止
你的滔滔不绝 因为你
一度整个世界都白了
汉江边 那只多年前被我射落的麻雀
一直拒绝从舌尖坠落
恕道奢侈 这千里之外的壮年大雪
指向大地的姿态并无不同
只是麻雀和金枪鱼刺身的味道殊异
居酒屋里的暖气轻易让我忘记你的冷
融酒入冰 举杯进喉 时间不是解药
膝下的Cathy和正爷才是 云淡风轻
说什么败退 每一步都是前路
即便置身雪原 我也能憧憬此等盛景:
看着这纯朴的打闹和嬉笑
也足以让余生安身立命。

2018.1.23于东京

 

 

7 《立春》

/香香

起承转合 立春是欧体里那些还来不及展开的笔画
消亡还是新生 依旧是变数
确定的是鱼群和植被
正忙于准备出场的台词

这个季节的善意
就像攥在手心里回家的票根
有缘的被接引 多谢好意
我必须抵制被代言的阐释

我注意到窗外的茶花已经打开
但我还没有决定喝完这碗羊肉汤之前
是否该带着Cathy和正爷
去郊外挖一篮荠菜
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来校正那些摇晃的词汇

在做好这些事之前
我还是想回头
再看一眼绿植根部的残雪
这种倒计时的告别并非冗余
就像钩连 顿笔和藏锋
面向春天 溺水或守口如瓶

2018.2.4日立春

 

8 《元宵节》

/香香

一夜鱼龙舞 今夜之后
我更关心那些热闹和喧嚣如何自处
否则,那些退隐就不会成为一种蒙难
有的人已经早早出门
更多人还在灯笼催红的门窗后
踯躅 如何再次楔入
那些煮沸的剧烈 早已习惯被包裹
无论是黑芝麻 红豆沙 还是核桃枣泥
无论沉潜或漂浮
在今夜都仁慈的像一场骗局
街市上摩肩接踵更像一种天命的废弃
在一个复制的春天里
激活 也了无新意
那么,还不如让自我重申
盛开 这种安静的冒险

2018.3.2元宵节

 

 

9 《福字》

戊戌年春日,应师兄马竹之约
做此同题诗。

/香香

砚台再一次注满
不过是寥寥十三笔
但我却无力在一个福字里临摹出
往时承诺给你一个人的冒险
我需要重新构思
拥你入怀时的一笔一划
那都是注定要独自经历的修行啊
一次藏锋或出锋足以翻动春色
我没法拒绝你不动声色的摆谱儿
我必须全力破译你
迂回曲折起承转合的里那些春意
要不 陪我去溪边洗墨吧
我喜欢你在我指尖叫春的样子
那些过于突兀的落墨
能否让春水洗得柔软些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不可否认 某些盛开是无法阻挡的
我只想在你我余生
可以遇见的某个新年
紧握一管河流
将福字倒挂成瀑 高悬
于你每日经过的门前

2018.3.4

 

10 《致夜樱》

/香香

我承认,某个时段与你的
疏离,是受了阳光的蛊惑。
爱你 ,分什么白天与黑夜?
即便在这月光下走进你,我能做的
无非是把白天说给你的
情话,再默诵一遍
吹面不寒,我们在一种彼此
熟悉的风景里,沉迷太久。
本指望诺言能破茧成蝶,如今
发现拥抱如探监
羞于出口:告别或是一种成全。
日子这种凋零的花瓣,堆积如山。
颓废豁免,佯装先于春风退场。
无法改写的劫数:
明春,缅怀依旧会在你枝头盛开。

2018.3.9

 

11 《暮春》

/香香

我喜欢看你的
矜持 在我肚腩上
节节败退的
模样
不想说风光独好
但你却执意指着
江南春三个字说
南字要是再扁方一点
夏天就可以安心接过
季节的权杖
这飞絮的证据太过实诚
锦鲤游过去好久了
你的论证让湖水至今还在
抽搐 我的转场
于你定是一种成全
春衫薄 这盛大的铺陈
不过就是一场大撤退前的佯攻
我琢磨半天
是否该把这澳洲无籽青提
和着武夷山大红袍一起
冲服
有禅吗?是否该加点盐
风干的墨汁骤然变瘦
而宣纸应声长出骨头

2018.3.13

 

12  《谋逆者》

/香香

腰间赘肉
盛开
我必须做一个
谋逆者
杀死这肚腩上的
春天

2018.4.6

 

13 《声声慢》

/香香

窗外 樱花落 杜鹃花开
草木发胖
室内 我自宽衣 可解带
可趁娃娃们入睡的时候一丝不挂
读帖 临帖 如打坐
洗砚 顺便洗心
做一百个俯卧撑
被门挤压的手指 痛不见血
仿佛有雨又下不下来的样子
朋友圈这座新城 草木深如废墟
不评不赞 不参不拜
青山常在 别来无恙
该去换一身夜行衣随月色
潜入一座久违的村庄

2018.4.14
午后

 

14 《四月》

/香香

花蕾 荷尔蒙 誓约
春天的要素很多
耕种的哲学 而你是不变的
私奔的水煮鱼
毫无意外的被喧哗分食
我的琴键依旧匍匐在你缄默的锅底
说起来总是容易 对位太难
如果春水总是找不到出口
我宁愿把所有的汗腺摁死在季节边缘
低处的悲 轻或重都像一个譬喻
每日都是新的 新叶是开始
落红也是 只有你不是
曲项向天歌 颓废被童声划分
拳头如古墓 实则空空如也

2018.4.26
日午后

 

 

15 《痛是一种迂回的布道》

/ 香香

很难媾和:
一边作茧自缚一边自我解套
能做的也就是让内心
每一次的左右互搏
对外呈现的更不动声色一些

试图将过往清零
以便让悬崖边的壮年
继续屹立不倒
积分兑换 现实向未来的寻租
有些小心翼翼甚至绥靖

无关抒情 这都市的雨水如祭品
不过一点肤浅的深意
车位 房子和户口继续被疯抢
局外人的平静何尝不是另一种疯狂

痛和悔是一种迂回的布道
荒冢一堆草没了
这种丰富的隐秘
多么像一场心知肚明的浩劫
我们不是彼此的坟墓
那最低也是彼此的鲶鱼

2018.5.19
午后

 

16梅雨季推理

/香香

我本来只是想和你
聊聊 杜鹃的枯萎
在你来之前 我已经微信过物业
要求浇花工人必须怀抱
更多的仁慈 我深感悲哀的是
难道整个世界只有我比你更知道
你比我更需要这季雨水?
这种冥思的秘密会不会
由于过于生动而反至肤浅?
艾草还挂在门楣
这种被截取的悲悯或者祈祷
似乎更适合观瞻
我决定禁口修行 你这恼人的雨水
所以就不要再追问:
一生怀抱一个女人(男人)
和一辈子浇灌一朵花
旨趣有何不同?
你的追问和我对你的拥抱
一样 充满风险

2018.6.22
正午

 

17 《反驳》

/香香

彩虹来了
在他之前
房子已经被落霞镀上一层金色
黄亮黄亮的那种
童声在彩虹之上
抵达又忍不住再出发
很多物事还都不愿落幕
那些定格在镜头里的沉默
怎么看都更像一种挣扎
杜鹃重现生机 但这宿命的突围
何时才能摆脱雨水?
这种随机的活法让人揪心
今宵酒醒何处
我是否只能用虔诚祈祷虔诚
这彩虹装饰的黄昏
正努力替我们说出假象
于是 百叶窗后
有人写诗 有人吟唱
有人史笔勾勒
有些仁慈 已经让人无法
反驳

2018.7.24

 

18 《一场虚惊》

/香香

开始批量早醒 批量
做梦 遇见故人
不同时期的 辣椒
成为一种忌口 但依旧喜欢
酸辣去骨凤爪 正宗川渝毛血旺
和汉派鸭脖 沉湎于练字
与王羲之 欧阳询 褚遂良 杨凝式 张猛龙
轮番手谈
鄙视苏黄的字 大爱颜鲁公
从勤礼碑爱到多宝塔
愿意在此塔里坐化
家庭财务资产端没有变化
负债端一度恶化 不过是虚惊一场
结识了很多新朋友 屏蔽了
一些熟悉的陌生人
知我者交 不想做血缘的奴隶
包括酒杯
儿子开始咿呀学语 打酱油
还需要一两年
偶尔也会想什么猴年马月能抱上孙子
知道了哲学如京剧 慢读 慢发现
大惊 克尔凯郭尔 刘小枫
开始谋划一场秋季或者冬季旅行
童子六七人 兴尽而返
生活在慢 知交在远
其实 更多冰镇的锋利
都早于这个夏天

2018.8.13

 

19 《台风帖》

/香香

稍稍有些让人失望
你那么拼命穿透纱窗的样子
难道只是为了在我阳台上
留下这摊污泥?
吸尘器是指望不上了
假借一方毛巾
我轻松将这场风暴投进垃圾桶
我惊诧于自己
收拾残局的娴熟
平静得就像一个刽子手
你来不及喊痛已然被恢复如初
看着这方簇亮的阳台
我开始怀疑
这里刚刚是否真的卷起过一场飓风
再大的风暴最终都抵不过废墟的宿命
对空举杯 我拿自己的肉身相祭
就当一场对峙:常春藤 布谷声 人字雁阵
这由低到高的过程
我需要甄别:
谁才是那个诚恳的声音?
在替我说出这场风暴的真相

2018.8.21

 

20 《纠结》
/香香

圣虎兄恨恨地说
某些个老兄真是脸皮厚
那么垃圾的文字也敢
天天出来招摇撞骗
小心我写一篇:细数当今文痞
我劝他 去球
放他一条生路吧
说这话一瞬间
我恍然已立地成佛
话一出口
我又觉得自己

就它妈的一帮凶

2018.11.14

 

21 《临帖》

/香香

假借水 才能更好放低身段
与宣纸亲吻 渗出墨香
每一个古老的方块字就是一粒魔方的种子
长出炉火纯青或慈眉善目
这指尖的颤抖并非风险 遇见和彼此相对才是
凝胶入定 不过是静候一场一见如故的手谈
唉乃一声 所有被忽略的一一被重新唤醒:
粗细疏密浓淡燥润奇正避抱 已是千帆
原来 那些凹陷的沉默才是最好的奔跑
一切谴责和阐释都是冗余
你们这些贼毫啊
多少次我都想把你们推上城墙砍头示众
不曾想,到头来却是你们
给我留存了日子里的这些真相

2018.12.1

 ————————————————————————————————

作者简介  香香 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出版诗集《月光凶猛》;

有作品散见《诗刊》/《江南诗》/《陕西诗歌》/《诗选刊》/《今日诗人》以及若干诗歌选本;

          资深媒体人曾就职于省部级 国家主流媒体; 发表各级各类新闻作品近百万字,获得各级各类新闻奖十余次;

诗观:诗歌不需要教父 需要逆子或者叛徒;

 

分享:

0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